趣闻趣事网   2020-09-26 19:13:02   1737

大众心中的“惊鸿仙子”俞飞鸿做客《十三邀》,接受了著名学者许知远的犀利采访,在全程看似平淡如水的谈话之下,我却看到了一个中年文人站在从书中搬下来的道德伦理和行为制高点之上,去洞察早已突破这层限制的女神俞飞鸿,去洞察她为何“自甘堕落,落入俗套”?去洞察她为何没有活在大众对于她的心理期望和社会所推崇的精神维度范本里。

恰因许知远对俞飞鸿的执着追问,我们才得以看到了一位超越迂腐和世俗,更为亲切和真实的俞飞鸿。

从《喜福会》到《小丈夫》,俞飞鸿为何“自甘庸俗”

许知远是一位文人,他在生活之中处处都推崇文化意识感,但俞飞鸿却不以为然,在她的认知世界里文化意识感倒不如一日三餐来的坦然。

她不会站在一个难以企及的高度去看待电视剧《小丈夫》所反映的社会伦理,反倒她更欣赏《小丈夫》中的这种平凡但不平淡的浪漫。心中虽然艳羡阳春白雪,却也绝不以下里巴人为恶,与其说是“自甘庸俗”,到不说是自甘平凡!

俞飞鸿的父母从小就避免让她因为姣好的外貌而沾沾自喜,在生活和教育中都刻意淡化和避免她对于容貌美丑的认知。

在娱乐圈一众女明星中,大家对于年老色衰都诚惶诚恐,但她却从不担心这些。相比通过药物保持美貌,她则更喜欢自然而优雅的老去。

如今的俞飞鸿已经四十六岁了,岁月虽然给她平添了几丝皱纹,却也带给了她饱经岁月积淀后的明媚。

俞飞鸿的电影之路,始于兴趣终于死亡

8岁那年俞飞鸿就首次登上了荧幕,参与故事片《竹》的演出,18岁那年俞飞鸿发现自己对于电影和表演的热爱,毅然决然的选择了走演戏这条路。她喜欢在表演中体会不同的角色,体会他们的喜怒哀乐,也体会人生百态。

对演戏的追求,俞飞鸿认为一个真正的演员,应该是踏实的去塑造角色,去创作角色。在拍完《牵手》之后俞飞鸿名声大噪,也过了一段一天三个剧组跑的连轴转生活,但之后她选择了息影,她不喜欢让自己的兴趣爱好充满商业气息,她更喜欢从心去塑造角色,去创作作品。

入行以来,她演过惊艳时光的女神,也塑造过心狠手辣的反派,她乐于在不同的角色里去探试自己演技的极限,让自己获得进步和提高,或许这就是始于兴趣,终于死亡的追求吧!

“惊鸿仙子”的爱情和人生,接受平凡,乐于平淡

当许知远多次问到俞飞鸿有没有特别渴望爱情的时候,有没有特别渴望依靠的时候,但她的回答都是否定的。她追求精神上的独立,追求两性之间的平等,她不喜欢把情感、生活寄托到别人身上。

在如今这个男权社会中,她认为女性最自在的方式是认清男权社会的现实,同时坚定精神世界一定平等的信念。

俞飞鸿曾经说过:“我的人生很苍白” ,她接受生命本身平淡无奇,毫无意义本质,不愿成为一生注定与肉身作抗争,活在折磨里的天才,她宁愿成为一个普通人,可以乐呵地哪怕自欺欺人的活下去,也不刻意去追求生命意义,但若某些特殊的时刻降临,需要她去探索新的生命意义,她也决不畏惧!

二十年前的惊鸿一瞥,美若天仙,二十年后的三言两语,温柔岁月,

我想人们常说的女神大抵就是这样吧,生命注定不凡却接受平淡,从不追求浪漫,却活出了恬淡!